Rancid fic: Friends in House (original)


Lars, Matt, Tim, Brett

標題:Friends in House
作者:Shingo
等級:Gen - PG
配對:Tim/Lars
字數:1,100
聲明:文字和想像之外不擁有任何東西。
筆記:設定在2002年,Indestructible專輯錄製期間在Tim洛杉磯家裡的錄音室中。靈感來自"Fall Back Down"這首歌和一些訪問中Tim的談話。



Matt走進廚房倒了兩杯咖啡,端回錄音室。

Lars正戴著監聽耳機聽新歌母帶,應該是"David Courtney", 也可能是"Fall Back Down". Brett還在客房裡睡,顯然是昨晚跟朋友出去玩了,但是他今天一早還是來到Tim家……睡覺。不是練團和錄音,是睡覺。就讓他睡吧,Matt心想,而且Tim也還沒回來。

咖啡的氣味很快地就讓Lars的視線從音控台轉向門口,「謝啦,」他邊說伸手接下杯子。

接著Matt將自己剩下半杯的咖啡放到安全的地方,拿起他的貝斯準備換弦。Lars啜了一口咖啡,看著他一下,然後拿下耳機。

「你有打給Tim了嗎?」他問。

「你沒有打嗎?」Matt不答反問。

「還沒。」

「他有打給我。說只是出去買食物,一下子就回來。」Matt把拆下的舊琴弦捲好,放到桌面上不礙事的角落。

Lars拿起Tim的吉他,右手握著琴頸,看似自然地緩慢彈出幾個和旋,也就只能這樣了,他拿著這把吉他可即興不出任何東西。

「我想,你應該知道Tim最近常常要我吻他。」Lars盯著指板說。

「我知道。」Matt暫時停下了手邊工作,看著吉他手,點了點頭。

「但是他沒告訴你?」

「沒有。」

「嗯,他也說先別跟你講。」Lars抬起頭,看著Matt說。

Matt又點了點頭,沒說話。回頭把E弦固定好。

Tim不想讓Matt知道他在向Lars尋求某些安慰。這並不是說Matt會對這種事情有所排斥,事實上,在他們朋友圈裡的人,以前有恐同症的只有Tim一個。也不是說Tim認為Matt不適合當做一個同志情誼發展對象,這完全是不一樣的事。

朋友,對Tim的意義遠大於言語所能表達的一切,對友誼那份死心踏地的忠誠與愛意是他的靈魂特質。通常Tim不吝於用大量言語表達自己的心境感受,但有些時候,更私密的時候,他會傾向於行動表達。尤其是處在困境的時候。他們瞭解他。即使有Tim以往時常作些真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理由的神經病行為,他們也不急著問,他們能理解大部分-Tim通常就是個很好理解的傢伙-剩下的,就是當他望著朋友們的眼神時,接收得到的同樣堅定的友誼在支持與保護著他,這樣就夠了。

Tim還不想讓Matt知道這件事,但Matt就是知道。這只是因為他們當了太久的朋友,就如俗語說的是穿同條內褲長大的,這樣他要猜出Tim的作為跟玩slapping*一樣順手。也因為有次他就在巡演巴士旁聽到Tim跟Lars的對話,這點比較有理可循。其實那時候他只想,這情況先別讓Brett知道比較好。

Lars知道Tim的想法,當然也不用理由。再說,這樂團裡不是所有人都跟Tim一樣習於不作細想而忽略一些顯而易見的事。他並沒有打破先不讓Matt知道這件事的答應,而是他早就明白Matt有多瞭解Tim, 根本就什麼都不用多說,也不擔心他的想法與反應,畢竟,他們彼此都是朋友。

「你知道,我能做任何他想要的事,和我們。」Lars將吉他放回支架上,拿起耳機。

「我知道。」Matt已經拉好了G弦,開始微調他的貝斯。

「你也一樣。」Lars邊說邊戴上耳機,將注意力重新放回音控台上。

這時後客廳傳來鼓手打哈欠的聲音,他們那個正飽受離婚情傷之苦的吉他手也帶著足夠多的食物回來了。

貝斯手露出微笑,看來他是找到了滿意的音色。


fin.





*slapping: 一種貝斯彈奏技巧。

筆記:這根本是亂寫(切腹)讓我自己本來被萌得要死的心情整個煙消雲散,還覺得有必要再寫一篇(扶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