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NW: Their game. (translation)

Source: http://dragon013.livejournal.com/11362.html
Time: Aug. 1st, 2009 at 10:12 PM
Title: Their game.(他們的遊戲)
Fandom: Green Day/The Network
Pairing: Tre/Mike, The Snoo/Van Gough, Hinted Fink/Snoo/VG
Rating: PG-13 / T / FRT
Prompt: #35. Ball Gags.
A/n: I totally plan on making a much more graphic sequel to this as a follow-up. Just read and you'll see why... I'm not sure which prompt to pick though. What do you guys think? (My Table)

D/c: Not mine. But I fell in love with the electronica/new wave of TN.


Enjoy.


- -

「這個。」

「不要!」Mike厭惡地盯著那個鮮紅色的橡膠製品。

「這不是問句。」Tre的臉上有笑容,但眼神在說他是認真的。他在扭動著的貝斯手面前晃著那個性愛玩具。

「我不想。」他幾乎是哀鳴著說。Tre馬上縮短兩人距離,然後快速地給他一個吻。

「張開。」他命令。Mike第二次噘起嘴,但還是聽話地張開嘴。Tre把紅球放到Mike的上下顎間,走到他後面將黑色皮革繫帶紮緊。Mike發出嗚嗚聲並踱著腳表示抗議,但沒對Tre有動作。「好孩子。」Tre的手滑過Mike的髮間。

「各位,拿上你們的頭套然後——哇喔。」Billie Joe從轉角處出現,指間還挾著一瓶啤酒,他那條糟糕的條紋頭套罩在他的脖子上像條領巾。Mike的臉頰轉紅,Billie挑起眉毛。Tre嘻笑著戴上他的摔跤頭套。

「Van Gough不太乖,Fink老大。他需要懲罰。」他換上一副糟糕的墨西哥口音,而Mike假裝很感興趣地盯著地板。

「在台上?這太惡劣了。」Billie走近Mike然後輕輕地拂過他的臉頰,檢查那條深黑色的皮革帶。他大口喝乾啤酒,隨意地將空瓶子扔到地板上,看著Mike明亮的雙眼。

「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惡劣!我能讓你硬起來然後你的孩子在小小的精囊袋中腦震盪之前就會知到它們死在墨西哥煎蛋裡!」鼓手暴躁地走來走去,把Billie推回去撫上Mike的臉。

「Fink可以接手,教教你什麼叫惡劣……」Billie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The Snoo 帶著笑快速靠近他的臉,拉起Billie的頭套罩住他的臉直到髮際線上。

「現在呢,惡魔甦醒了沒?」綠眼在條紋頭套下瞇了起來,穿著紅色跳傘裝的黑髮男子再次迅速地靠近Mike.

「得做一些真的很爛的事來惹毛你。」The Snoo抱著雙臂,繞著Fink走。

「那是我改選了另一個玩具,本來是選這個。這條"小魚"想做什麼事呢?」溫熱的氣息飄進他的耳裡,Fink顫慄了一下。

「所以,我不能用我的是貝斯主唱因為你們兩個在玩某些遊戲?」Fink質問,盯著Mike, 後者尷尬地站著扭著衣服的皺摺。

「不用忌妒嘛,Finky. 房裡總是會有一個惡魔在我們的床上……」他的耳朵被牙齒掠過,Fink把The Snoo推開。

「別搞砸了合聲部分,不然你今晚就得在地獄過了。」Fink對著鼓手厲聲說道,後者在命令下做出戲劇性地欠身動做。

「是的,老大。我會唱得跟Van Gough一樣美麗。」Fink陰沉的眼神落到Mike身上。

「要是你的玩具讓他戴不上面具,他是要怎麼上台?」Fink邊說邊撥弄著Mike臉頰上的皮革繫帶,不理會貝斯手對他有點不爽的瞪視。The Snoo拿著一個很像Van Gough平常在用的面具走過來,只是那面具切掉了一半。他將那玩意放上Mike的眼睛和鼻子,然後從Mike的口袋中拿起墨鏡。

Uhkuhgduhgmmphlf.」Mike試著在塞口物下說些什麼,從The Snoo手中拿走墨鏡。他戴上墨鏡,瞪著鼓手直到視線消失在黑色的鏡片之後。他們使他窘迫,他急忙走離開他們兩個,抓起帽子走上舞台,而歌迷們立刻就爆出驚嘆與掌聲。

「啊?你還在磨蹭什麼?在我叫邊界警察來把你拖走之前移動你的屁股上台去。」

「放輕鬆,Finky. 我這就去。」他馬上跳起身。

「最好把合音部分唱好,因為今晚過後你就不用出聲了。」Fink警告著他。The Snoo感到一陣寒顫滑下他的背脊。「這就是你邀請惡魔一起玩的後果。你今晚給了Van Gough什麼東西,我就給你什麼東西。而且他會來當我的助手。」The Snoo嚥下了勇氣與希望。「希望你的遊戲值得玩。」他眨眨眼然後轉身上臺,留下身後不安的The Soon.

- -


-J X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