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chapel同人衍生:You're not my type.



標題:You're not my type.
衍生:Whitechapel(白教堂血案)S3E4~E5(第三季第四集、第五集)
等級:G, pre-slash
人物:Joseph Chandler, Ray Miles, 提及Anderson局長
作者:Shingo
字數:約2000中文字。
聲明:文字和想像之外不擁有任何東西。
筆記:強迫症探長和銀髮警長萬歲~
Anderson局長那段當然是我編的,跟原劇無關,只是一段聊天。
標題與內文不大相關只是拿台詞改一下(喂),毫無反應只是個標題。




桌燈光透出探長辦公室,微弱地驅逐門外探案組的陰暗。

沉穩的腳步穿過警探們的辦公桌間走向盡頭,門內的人卻全然無覺,直到一聲敲擊打破深夜的寂靜。

「老大,你又待到這麼晚了。」Miles說,他只象徵性地敲一下就逕自開了門。

「噢,Miles, 你怎麼會回來警局?」Chandler抬起頭看到來者,語氣裡無不驚訝。

「今天找到四個女孩的頭後你就開始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這樣子你說我會不會擔心?」Miles回問,那語氣簡直像在問八年級生到底會不會數學乘法。

「呃,讓你擔心了,我……我很好,」Chandler說,指尖開始拂去文件夾上看不見的灰塵。

「對,是,很好才怪。我帶了這個。」

一瓶Glendronach 12年的酒紅色標籤出現在Chandler眼前。

「適合慶祝一下破案。」

Chandler張開嘴又閉上,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最後只好站起身,從櫃子裡拿出兩個玻璃杯放回辦公桌上。

「你找回了所有女孩的頭和身份,還有什麼好煩心的?」Miles問,他給兩人斟上酒,卻先飲乾自己的第一口。

「我,呃,剛剛在想有點關Norroy探長的事……」Chandler拿起杯子,盯著裡頭琥珀色的液體說。

「要是你還在乎她,就去找她啊。」Miles說,又給自己斟了一份,只是這次他先等著Chandler繼續說。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和活人交往好麻煩,」Chandler邊說邊搖搖頭,飲下手中的酒。「為什麼人們對情感總有一廂情願的傾向?就算是事不關己的也一樣。」

Miles聳聳肩後說,「這叫八卦,是許多人的樂趣。而且很明顯地,你的確被Norroy吸引了。」

Chandler聞言皺起眉頭,握緊酒杯,彎下嘴角,偏著腦袋,一副有苦難言的樣子,幾秒後才開口。「一開始的確是,她……她看上去很完美,聰明,漂亮,一絲不苟,而且我覺得好像全隊都認為,我跟她,呃,應該在一起。」

「這樣你也發現了,不愧是Chandler探長啊,」Miles毫不客氣地嘲諷。

「所以我說大家都太一廂情願了!我們只是合作辦案,雖然說期間的確是有一起用餐,喝點小酒,出任務……」Chandler說到一半就聲量變低,直至無聲。他再斟一份,飲盡後才開口。「她說喜歡我。」

「她對你告白?勇氣可嘉,你真的不打算把握這樣的女孩嗎?」Miles笑著說,那笑容令Chandler眉頭皺得更深了。

「又不是有人說就要接受,」Chandler抗議般地出聲,接著說。「噢,你就不會被這種事困擾,比如說那間……瘋狂商店的店員和斯圖爾公司的格林小姐的臆測。」

「當然不會。」Miles說,表情幾乎沒有變化。「什麼怪人會沒有,什麼怪事不會發生?我當警察這麼久,跟同事出去辦案聽這種話也聽到習慣了,要每次都在意,還不真的轉性啊。」

Chandler默默地喝著酒,心想,是啊,他的警長還真是可靠,只有自己還會為這種事煩心。

而Miles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偏過頭繼續說。

「你也不是第一個在意這種事的探長,以前Anderson探長為了找線索還跑到一間同志酒吧裡……」

「等,等等!Anderson? 你是說現在的Anderson局長嗎?」

「他在白教堂待過一陣子,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這麼了解我父親的事?」

「他沒告訴我這一段。」

「大概覺得不值一提吧。」

Chandler睜大了眼,這件事他倒真的沒聽說過。但沒想到接下來Miles要說的事更讓他驚訝。

「總之,那時我們在查一件同志情殺案,想也知道免不了會要到同志酒吧一趟。你也知道白教堂的探員怎麼看都太直了,那時Kent也還沒當警察哩,沒有同志會想跟我們講話的,只有Anderson探長就像個單身同志,所以……他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三個小時後才決定親自出馬。」

「……所以局長就進去了?」Chandler問,那個Anderson居然會答應做這種事,他真的很驚訝。

「對,得到了很有用的線索,出來後他很不開心在裡頭一直被亂摸屁股又沒有人可以救他。反正破案後他馬上就升官了,其實我們都沒有很在意這件事。」Miles說,依然笑得很開心,彷彿這是昨天才剛發生的笑話。

「噢,再等等,他一個人進去,沒有後援?」Chandler繼續問,這件案子的辦案過程已經讓他驚訝到快忘了自己為什麼在喝酒。

「他自己說不用的,當然我們還是有讓他戴著監聽器以防萬一。」

Chandler無言以對。跟當時的Anderson比起來,讓別人以為自己和Miles一對的簡直算幸福。

「如何,還要一杯嗎?」Miles問,聲音裡的笑意不減,卻不是在嘲笑誰。

Chandler看著自己的警長,點點頭。Miles往他杯裡再斟一份。

「你在思考自己的情感這很好,而警察辦案就會有被闖入私人領域的時候,不管是人身安全還是精神攻擊,你不能總是為這些風險煩心。」

「對,你是這樣說,只不過連都覺得我是同志。這已經超過辦案風險的範圍了吧。」Chandler將玻璃杯舉到唇邊,在一口飲盡之前將這段話悶在杯緣上說出口。但沒逃過警長的耳朵。

「現在我知道你對女孩也有興趣,那還有什麼問題?」Miles說,他皺起眉頭,表示不了解Chandler在在意哪一點。

「你幹嘛用‘也’這個字?」Chandler問,他耳朵也是很敏感的。

「那你幹嘛還在這上頭煩著?」Miles不答反問。

Chandler又看著Miles, 被當成是同志不是種精神攻擊,從來就不是。令人煩躁的肯定是別的事,又或者,是別的人。

「沒事。」最後Chandler說,他真的不想再思考感情事。才剛送走一個就讓他夠受的。

Miles透過空的玻璃杯看到Chandler有所糾結,他想,如果這時候嘆氣大概會打擊到這個年輕人。所以他說,「不管你要去哪,做什麼決定,記得我都會在你身邊,所以有問題時別忍著不說,你也不希望影響到工作吧。」

Chandler點點頭,大概就是這樣。他擁有工作時的Miles, 彼此在一起的時間比誰都長。所以Miles不會是自己想一起過聖誕節的人,聖誕節是留給家人的,那樣才公平。思考完畢。

「我沒事了。」Chandler又說了一次,這次他露出了些笑容,試圖讓Miles安心一點。

「好吧,」Miles點頭,給自己斟入了最後半杯酒後說。「既然沒事了,那喝完這杯你就給我回家睡覺。」

Chandler表示同意,兩人乾了最後一杯酒,穿上大衣,一起走出辦公室。

在下樓梯前Chandler終於忍不住問,「我真的不是你的菜?」

「不要告訴我你在煩惱這個。」Miles沉著臉說,他已經累到沒心情開玩笑了。

「當然不是。」

Chandler不小心回答得太快,以至於走在前邊的Miles回頭瞪著他。

「你當然不是我的菜,你太高了,考慮一下年紀和體型的差距好嗎。」Miles抱怨似地說,看樣子警長今天還剩最後一個笑話額度。

「噢。」Chandler應聲。他看著Miles的背影和銀髮,試著只將笑容留在臉上而不笑出聲。


fi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