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chapel翻譯:Ripples in fabric

連結: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5086
等級:成人向
衍生:Whitechapel(白教堂血案)
配對:Chandler/Miles
原文字數:1510
標題:摺痕





Ripples in fabric
DiDaydreamer
摘要:

  灌下了威士忌的深夜,Chandler發現Miles某些地方頗大。

ShowAll

Miles靠躺著沙發上的墊子,姿態慵懶,雙腿大張,一杯剩一半的威士忌(或該說是半滿的?)輕靠著他的大腿內側滑動,使褲料起了些摺痕。Chandler忍不住盯著。先是移下到膝蓋邊,又慢慢地滑回到大腿根部。相當地令人著迷。Chandler不知道是因為讓光滑的玻璃靠近陰莖的愉快感覺使他硬了起來,還是他的警長一直都如此‘突出’。他之前都沒有心神去注意這點。現在他也不能有心神去注意這點,他微微搖頭提醒著自己。將眼神從Miles頑皮的微笑上移開。

「老大,都還好嗎?」

他的聲音因疲勞和威士忌而顯得低啞。頭髮凌亂,襯衫不整,神態看上去很歡迎Chandler立刻帶上他,做出不可言而只存在於Chandler幻想中的事。

「對,我很好,只是累了。」

Miles點點頭,嘴角依然掛著一絲微笑,同時喝盡杯中物。他將杯子放回大腿之間,繼續讓褲子起摺痕。

他們之間的沉默持續了一會,期間,Miles褲子的摺痕越靠近根部的突起,而Chandler假裝他沒在看,直到這份寂靜被打破。

「你在想什麼呢?老大。」

Miles的聲音低沉,問句聽上去溫柔而好奇。

他可以實話實說。Chandler想著。兩人的氣氛中有某些說不清的事,而深夜的時間點使其得以接受。今晚,他們允許了自己。在他對其行為多加思考之前,在他能想起所有此舉並非好主意的理由之前,他伸出了手覆上Miles拿著杯子的手,停下他正往上滑向靠近吸引Chandler注意力的地方。

Miles的手很暖,如同其他地方。Chandler緊靠著另一個男人,他可以感覺得到。就在腰線上,Chandler的手腕在Miles的腿上。現在是Chandler讓Miles的衣服起了皺痕。

他從Miles手中拿走杯子,緩緩地繼續滑上大腿內側。直到停在Miles的突起上。他緩慢地滑動玻璃杯從一側到一側,使深色的褲子起皺,撐出Miles陰莖的形狀。警長伸直了腿給Chandler更多空間。Chandler對其所見吞嚥了一下。

「真的很大。」

他甚至來不及吞下這些字句,闡述就這樣咕噥而出。

Miles換了個坐姿,伸出手抓住Joe拿著酒杯的那隻手。他的呼吸變得沉重,但姿勢依然十分放鬆,他伸長腿,以這種姿勢靠著Joe.

「我以為,」他輕聲說,看著Joe淡色的眼瞳逐漸轉深。他笑著,「這樣不會嚇到你嗎?」

Joe輕輕拿起玻璃杯,滑過Miles的長褲邊緣,放到他的突起上。使得他的警長輕哼出聲,也使得他更加突出。「並不感到驚訝,」他低聲回應,「只是,享受這幅風景。」

他拿開了玻璃杯。

他看著Miles的雙眼,有著幽暗而沉靜克制的情慾。Joe的手就停在Miles的突起處前幾公分。

「我可以嗎?」

「可以。」

他手心下的Miles熱而堅硬,在Joe視如珍品的愛撫下慢慢挺起。他的警長,他想要更多。他很快地拉下褲子拉鍊,握住他熱而堅硬的陰莖,唯一的阻礙只有Miles溫熱的四角棉褲。Joe逗弄著突起點並以指順著頂端直到根部,Miles在Joe的肩膀上發出一聲愉快地輕嘆。當他觸及某一點時,Miles呻吟了起來,Joe抽了一口氣。他的銀髮警長在他的手中碎裂成片。

「你需要更多嗎?Miles.」

這問題在Miles的嘴角邊輕輕響起。

「是的,老大,拜託。」

隨著有節奏的律動,Chandler感到Miles的四角內褲已成阻礙。深吻著Miles並穩穩地包覆住他完全挺起的陰莖。使Miles在他的服務下不斷呻吟進他的吻中。

「我的,」他在Miles的唇邊低語。另一隻手滑進Miles的髮間。「你是我的。」他在Miles的頸間吻咬時低聲宣示。更拉開些較矮的男人的雙腿,帶有強烈占有慾地撫摸著他偌大的陰莖。看著Miles的嘴,他垂下的眼,他凌亂的髮和衣服,Joe修長的手中大而堅硬的陰莖,「全是我的,我的警長。」

「你的。」Miles發出氣音。他的手指緊抓著Chandler的襯衫,他的臀部隨著Joe速度律動。完美,Joe想著,絕對完美。Miles呼吸沉重,明顯地愉悅,他在Joe的衣服上造出摺痕,越來越接近邊緣。

Miles給了他有些擔心的眼神。「老大,我快到了。」Joe點頭表示理解,從口袋裡拿出摺好的手帕。

Miles無聲地釋放,雙手緊握著Joe的襯衫。Chandler整理好Miles,緊緊地擁抱的他。Miles靠在Joe肩上,Joe的手在Miles的背後移動,他的呼吸漸漸平緩。

他們就這樣睡著。隔天清晨醒來時四肢糾纏,而並無多少後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