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ing Season同人衍生:Other night



標題:Other night
衍生:Killing Season(復仇人獵人)
等級:R
人物:Emil Kovač, Benjamin Ford
作者:Shingo
字數:約1000中文字。
聲明:文字和想像之外不擁有任何東西。
筆記:這大概是我很少數會寫這麼多對話的文(對話真的是弱項),全文很短,而Emil Kovač是一個話嘮(You knew how much I like to talk.),所以我很快樂地寫了一堆奇怪的對話。沒什麼特別想表達地,只是想重溫一下兩個硬漢在木屋中‘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咱倆’的那種完美氛圍,和充滿專業技術性血腥畫面帶來的興奮感。在客運上看完電影後就無法自制地開寫惹。木屋大好,狙擊大好!





他又出現在Benjamin Ford的木屋前。這次他沒帶任何武器,沒帶敵意,只帶了一瓶老莫斯科伏特加。他攤開雙手,看著Ben的表情從訝異轉為警戒,接著是疑惑,最後是了然於心。他轉過身,手一揮示意他進來後帶上門。

就在一樣的位置上,他們共享Benjamin的晚餐和一瓶酒,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聊著一切。

「我會想你說的那個和老義大利神父告解的故事,你說,如果那個女孩早就知道戰爭已經結束了呢,」Kovač問,但語氣聽上去不像是一個真正的問句。

「這個嘛,那就是她自己的選擇了。」Ben慢慢地回答。幾杯黃湯下肚後,或許他需要多花點時間想個答案。但他沒有醉到沒注意到Kovač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雙手撐著他的椅子扶手,有些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或許,她並不真的希望戰爭結束。」

「或許……」Ben回應,看上去似乎有些睡意,因為他不再擔心Kovač, 他們沒事了。

就在Kovač吻上他的眼角時他再度出聲。「那個為你收屎尿的護士呢?」

「她現在是別人的妻子。」他邊回答邊往下吻著他的嘴角。

「你會在意這種事嗎,」Ben問,Kovač的大鬍子扎得他閉上眼,同時感受到Kovač的手遊走在自己腿間。

「我是塞爾維亞人,我直視罪惡。」他以此為回答,並繼續說。「性愛,暴力和美酒,誰不喜歡?我們這種人是三者完美的結合。」

「或許我不是,」Ben說,依然閉著眼,甚至連手指都沒動一下。「而且我對你沒性趣。」

「你一直想告訴我戰爭已經結束了。所以對我來講,不作戰,就做愛吧。」

Ben保持沉默。

「你是個隱士,自制,恆規,有許多傷痕。但你不是聖人,我也不是。」他傾身耳語,「當你將我綁在木板上,為我準備檸檬汁時,在想什麼?當拿出斧頭砍下我時,你在想什麼?」

「那些痛苦算什麼,我應該殺了你。」Ben回答,他終於睜開眼,對上那雙深不可測,只順從自己內心的野獸眼神。

Kovač聞言笑了。「你從來也沒真的殺了我,」自兩年前,那顆卡在脊椎的子彈開始。

「甚至那天你也根本沒認出我,」他說,雙手遊走至Ben襯衫下的腰際,指尖滑過歷經風霜依然健壯的軀體。「謝謝你的邀請。」

Ben看到牆上的鹿頭空洞的黑瞳對向他們荒唐的畫面,也閃爍著他們身後壁爐中的火光。他從沒想過這種事有任何可能會發生,就像他也從沒想過自己會被人射穿小腿,像畜生一樣被倒吊著。

酒過三巡後,這個心靈長期被仇恨所扭曲的Kovač會對自己尋找多年,在經過一天一夜的血腥追獵後卻化解桎梏的男人下手,沒有理由,沒有規則,似乎也沒有不妥。

Ben發現自己對此並不特別驚訝。戰爭會讓每個人都產生傷痛,而幾乎所有人,一輩子都無法恢復。所以他很自然地作出了回應,只要明白對方不會在當下撕裂自己就夠了。無所謂正常對錯,只是不需抵抗,像兩頭野獸在互舔傷口,是種短暫、真實的平靜,直到天明後,再度分道揚鑣。


fi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