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ole Nine Yards翻譯:All the Way

連結: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3234/
衍生:The Whole Nine Yards(殺手不眨眼)
配對:Jimmy/Oz
日期:2011-02-17
字數:1807(原文)
標題:All the Way
作者:Elvichar





All the Way
Elvichar
簡介:

  Jimmy和Oz分道揚鑣之後還是有些沒處理完的活兒。

ShowAll



「所以,近來可好?」

電話中的聲音十分耳熟。Oz瞬間感到喉嚨緊縮。回道,「Jimmy?」他試圖拿出自己所能表現出最友善的態度。

一個沒死透的前職業殺手會想要什麼。Oz試著停下自己的恐慌。

*******************

他跟Jimmy提到的最後一件事,在船上的時候,「你愛她,對吧?」

Jimmy重複著說,「她?」眉間古怪地扭曲著。

一段時間以後,Oz才疑惑到底那可能的含意為何。他試著告訴自己,「Jill – 他愛Jill.」但是他知道這不是Jimmy的意思。不完全是。

疑慮在一或兩個月之後被證實。Jill來拜訪,只是執行工作時的路過。

「所以-他如何?」Oz問著,假裝只是禮貌性的詢問。

「他?啥他?」Jill反問,大口灌下一整杯Oz倒出的汽水。

「就是……你知道的……Jimmy,」最後一聲得低語──沒有人應該知道,他終究活了下來。

Jill大笑。「老天,我一個星期沒見著他了。儘管就是他派我幹這活的。」她點了點自己的鼻子,「別說出去喔。」

「但是我以為你跟他……」

「我們?」Jill再次大笑,噴出一聲尖銳的鼻息,「我可不那樣想。Jimmy? 我們講的是同一個Jimmy嗎?」

「但是……他愛你。他跟我說的。」

Jill盯著Oz像是難以作出某個決定。她放下飲料──不管是什麼事,她將要說出她不該講的話了。

然而她卻說,「那麼──Cynthia在哪──還以為你們依然在度蜜月呢。」

Oz臉紅了。「她……呃……她……」他應該說什麼。他們是有度蜜月──在阿魯巴(Aruba),一個Sophie Oz發誓再也不會去的地方。但是Cynthia堅持。說會沒事的。是的。每件事看上去都如此美好。有史以來最棒的。前三天是如此,直到Cynthia開始古怪地看著他。他們在第四天吵架。

她在第六天離開──離開時說「我就知道會再發生,Jimmy該死的又做了鬱金香的事,」留下了迷團。

「Cynthia去看她生病的阿姨,」Oz最後說了出口,堅稱。

「是啊──帶上所有的錢,她能找個好醫生了,」Jill回道。

Oz帶著詢問的目光看著他的前接待員。

「你知道的,」Jill眨眨眼繼續說,「Jimmy小小的結婚禮物。」

「什麼結婚禮物?」Oz現在很困惑。

Jill在想他是不是在開玩笑。「噢。真有趣,」過了一會,她說,「『什麼結婚禮物?』說得好。」

「不。我的意思是。Jimmy在我們結婚前就消失了。沒有什麼結婚禮物。」

Oz 認為,Jill吸氣的樣子有點像當他要更深入療程時,他的某些患者會發出的那種驚呼聲。

「噢我很抱歉,甜心,」Jill抬起腳,走到Oz的所在地然後擁抱他。Oz只是坐在那裡──不確定現在要幹麼。但他知道Jill明白現在他和Cynthia在一起。

「抱歉?」Oz假裝自己在再三思考過後還是不懂她在講什麼,「Jill – 發生了什麼事?我愛她,我……認為我愛她……她為什麼得離開?」

「聽著,Oz – 那不是愛。你完全被Sophie迷惑了──每個人都有可能。別在意。」

「你沒有安慰到我──說看看『她會回來的──她愛你,Oz』?」

「親愛的,」Jill認真地看著他,「她不會回來的。」

*****************

惡意滿點。

每當他想到Jill所說的話,這些字眼就浮現一次。

他不想要Cynthia去死。好吧或許有部分是,但不是好的部分。是的,她傷了他,但是他確定某部分是他應得的。

看看他和Sophie之間發生過的事。不可能都是她的問題。他一定激怒了她,以至於她如此的想要至他於死地。

或許他只是個壞傢伙。或許下次他只得更努力嘗試。

而Cynthia是如此美麗。太過出色與甜美與脆弱,對於像他這樣一個笨蛋來講如此遙不可及。

遙不可及的美,不能死。

*****************

「Jimmy. 你不需要這麼做。這不是Cynthia的錯。我確定錯的是我。別這麼做。拜託。」Oz不斷地重複此類詞句,試圖說服他離開的妻子的前夫。

「Oz – 做什麼?老弟你在講什麼。我只是想要聊聊。有何趣事。」

「所以你不會去殺了她?」Oz感到驚訝。

「她應得的。但不會。我不會殺了她。你不想我就不會。」

「我不想。」

「你真是個好人Oz. 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來不告訴你Cynthia幹過多少事。她──或許她就不是對的人。你還沒遇上對的傢伙。或者,其實你有,而你從未發現。」

「對,」Oz依然非常懷疑。

「跟我碰面。我的意思是我會到你身邊──但到處都是眼線啊,」Jimmy大笑。Oz不感興趣地跟著笑。

「跟你碰面。是啊。但是要很多人。」

「你喜歡墨西哥菜嗎?」

***********************

墨西哥。

Oz無法相信他會被騙到這遠方來。我就要死了,他心想。

當Jimmy走進這間酒吧,他已經拿著第三杯日出龍舌蘭。

「你餓嗎?」他對著Oz微笑。沒來由地,這微笑讓Oz感到輕微暈眩。一定是龍舌蘭,他心想。

「是的──我都還沒安頓好。這裡的食物好嗎?」

「噢是的。我強力推薦這裡的墨西哥捲餅。不加美乃茲,」Jimmy眨眨眼,突然間Oz真的覺得想逃掉。

「所以──你習慣你的新生活了?」Oz說,試著不讓胃中的蝴蝶亂舞並使他窒息。

「我不在這裡談那事。你過得如何?」Jimmy將他的手放上Oz的臂,「我想念你,」不知為何冷酷的職業殺手看上去有著尷尬,很快地補充,「你讓我開心。」

「是。我也想念你。」Oz低聲說。

「你知道她不是對的人。或許速戰速決比較好。」

「是了我知道,」而Oz意識到他沒在逞強。Jimmy是對的。一切都是場愚蠢的錯誤。「我猜在與Sophie一起這麼久後,我只是寂寞了。Cynthia是一道明亮的光,照進了我幽暗的私人監獄,」Oz神經質地笑著。

「你知道監獄不全都壞事。那裡有真正的專家。」

Oz任憑自己大笑。然後開始啜泣。

「噢不,Oz.」一開始Jimmy看上去不太自在,然後他將自己的椅子拉近哭泣中的牙醫,手臂環著他的肩膀。「好。好啦,哭出來吧。」他給了Oz一個擁抱。只是友情的安慰,他向自己保證,我可以的,我堅持得住

「我很……我很……抱歉,」Oz在啜泣中說話。有Jimmy的臂膀真好。讓他覺得有人真的在乎他的死活。這想法使他戰慄。如果Cynthia雇了Jimmy來殺他。她會這麼做嗎?他會這麼做嗎?如果就是Jill要他來的。

Oz掙了開然後站起身。

「什麼?什麼事嚇到你了?」Jimmy擔心地望著。

「你是來這裡殺我的嗎?」

Jimmy看上去真的很震驚。而且受傷。Oz發誓他幾乎看到了他眼框含淚──但是省省吧,那是幻覺。

「我絕對,絕對不會那樣對你,」Jimmy眨眼。噢我的老天爺啊那是眼淚。

「那……啥……什麼?為什麼我們在這裡。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於是Jimmy大笑。有點苦澀,突然哼了一聲。「好吧──應該明白這只是我的問題。」

「只是你的什麼?你在說什麼?」

「只是愛。一切都是。不重要,」Jimmy起身離去。

「你要去哪?」

「我是個白痴。好嗎,」Jimmy大聲說,然後重步離去。

*********************

愛?Oz在想是否Jimmy說他不愛Cynthia了是個謊言。但這樣很傻。Jill似乎也很堅持他並沒有愛她。他一定是遇到了一個本地姑娘──或許她沒回應,而Jimmy需要有個朋友聊聊這事。是了──就像我對女人所知的一切,他悲哀地想著。

他跟上Jimmy離開的方向。

然後他一手抓住他的手臂將他轉過來。

「好。我不會再多說什麼了。我只讓你知道如果我是白痴,那你就是個他媽的智障。」

嘿這不公平,Oz心想,他張著嘴想反駁,儘管他不確定該怎麼反駁。

「不──別說一個字。」

Oz再次開口。

「別!」Jimmy警告。

他們僵持了幾秒。貼著彼此。Jimmy的手緊抓不放著Oz的臂。接著他另一隻手臂也被抓住。

Jimmy微笑著,單方面地解除了敵意。這下讓Oz的胃抽動起來。明顯地他餓了。非常餓。

「我們得進屋,」Jimmy說。

「為……」

「不.」Jimmy說,領著Oz穿過街道,進入一間旅館,走上樓梯,進到房間。

然後突然地,跌到床上。

我的天啊,Oz想。但他並無努力讓自己脫離此境。

Jimmy解除敵意,迷人的嘴在Oz的頸間徘徊。他完美,可愛的牙齒輕囓著。漸漸往下。

Oz感覺到他的襯衫被解開。感覺到Jimmy粗糙不平的掌心在底下滑動,撫摸著。

Oz真的想離開,但他忘記了怎麼動。好吧──大部分忘了。在他生理學上的某一部分顯然還記得很清楚。已經過了這麼久。四個月前在一場夢中的女人絕對無法彌補五年的無性生活。沒有愛。什麼都沒有。

噢,這就是他所需要的。

Jimmy抵達著Oz褲子。在斜紋棉質長褲鬆垮的褲襠間,Oz早就知道該如何完美地隱藏起令人尷尬,遮掩不了的性慾跡象。

當他們坦承相見將不再掩飾這些跡象。一種特殊的信號,正確地指著北方。

Jimmy往上看,微笑。然後再度低頭處理手上的問題,也用上嘴。

噢天啊這就是我需要的,他們同時想著。

*****************

「為什麼這麼久之後我們才這麼幹?」Oz事後說道。他弄砸過一次,就在不久之前。他不要又搞錯了。

「太久了。是吧。真的很久。」Jimmy燦笑。

Jimmy腦中閃過在船上的瞬間。那個「她?」

他搖搖頭。像Oz這樣的聰明小子還真笨得可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