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寫手進化問卷(2014)

相隔四年再度拿出來玩,有興趣的作者寫手朋友請一起來玩~
不過今年我真的只寫一篇,看情況讓我自欺欺人放寬範圍吧,不然就真的不用玩了XDrz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Other night
電影Killing Season(復仇者獵人)衍生(2014/03)

開頭:
他又出現在Benjamin Ford的木屋前。這次他沒帶任何武器,沒帶敵意,只帶了一瓶老莫斯科伏特加。他攤開雙手,看著Ben的表情從訝異轉為警戒,接著是疑惑,最後是了然於心。他轉過身,手一揮,示意來者進來後帶上門

結尾:
無所謂正常對錯,只是不需抵抗,像兩頭野獸在互舔傷口,是種短暫、真實的平靜,直到天明後,再度分道揚鑣。

喜歡的部分:
「你是個隱士,自制,恆規,有許多傷痕。但你不是聖人,我也不是。」他傾身耳語,「當你將我綁在木板上,為我準備檸檬汁時,在想什麼?當拿出斧頭砍下我時,你在想什麼?」

「那些痛苦算什麼,我應該殺了你。」Ben回答,他終於睜開眼,對上那雙深不可測,只順從自己內心的野獸眼神。

Kovač聞言笑了。「你從來也沒真的殺了我,」自兩年前,那顆卡在脊椎的子彈開始。

「甚至那天你也根本沒認出我,」他說,雙手遊走至Ben襯衫下的腰際,指尖滑過歷經風霜依然健壯的軀體。「謝謝你的邀請。」


TWO GUNS衍生(未完結)(2014/05)

開頭:
Michael第一次來到這個美墨邊界的旅店。他看著Robert進接待處不到一分鐘就走了出來,打開副駕駛座準備攙扶。小腿上的傷是很痛,但不算糟糕,剛好可以保持神智清醒。

結尾:
「賣屁股就能得到情報,你以為你龐德女郎啊,」
「如果遇上挨槍子兒也處理不來的情況,就要改變戰術啦。」
「比如說將車鑰匙丟進褲襠裡?」
Michael大笑了一聲做為回應,翻身平躺回床上。
「正是如此。」他回道。

喜歡的部分:
Michael也跟著躺回床上,他說,「在我家被我放倒的傢伙叫Teemo, 和我出過了幾次任務,另外兩個比較菜,不過成績都很好,我們原本是一個小組的,」他打了個呵欠後繼續說,「這種事聽說多了,大概我只是一直不認為總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吧。」Michael看著天花板,平靜地說。
背叛。
戰友的背叛,情人的背叛,Robert不想說什麼。
「嘿,我睡著後你還會在嗎?」一陣沉默後,Michael問。
「就在一旁,兄弟。」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駕訓場(未公開)(2013/12)
職場架空幻想

開頭:
0158時,就在第一教室與第二教室後方相連的模擬教室裡,狹長的空間充滿了他們壓抑的低喘。
內層隔間裡暗到他幾乎看不到蹲在自己跟前的人的臉,不過對方是低著頭含著他的老二,這角度本來就只能看見他的髮窩隨著一定節奏前後晃蕩。空氣很冷,一開始感受冰涼的手指從內褲裡掏出自己的瞬間,他打了一下哆嗦,差點想放棄,但很快的溫暖得多的舌面就覆上來,他爽快地叫了一聲,卻馬上得到對方的輕聲斥責。
「小聲點!」穿著運動服的下士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所以他盡量分神想著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結尾:
他目送他進入幹部寢室,然後坐回到安官桌前,將整顆頭側放在桌面上,他雙手夾在大腿間縮著身子抵抗低溫,心想,還有20分鐘才會有人來換哨,時間過得還真慢啊。

喜歡的部分:
然後他的身體猛地往後縮一下,就快到了。
「喂,可以了。」上兵用一種忍耐著的聲調說,看著他放開自己,呼了口氣,站起身。
「嘴巴好酸,」他貼著他,一手握住自己,一手握著對方保持擼動,「膝蓋也有點痛。」說話時呼出的熱空氣拂過他的臉頰與耳際。
「嗯,」上兵沒有回話,因為他只能用悶哼聲表達自己,最終射在另一個男人的手中。
然後另一個男人向後退一步,繼續處理自己。
他看著他閉上眼低頭輕喘,然後釋放。他並不常看到別人在自己眼前打手槍,但他也沒轉開視線,而是在看不清他的表情的漆黑中回想他的臉,他長得不是特別帥,身高不特別高,五官算有特色。他想起了雖然他抿著嘴沒表情時看起來有點無聊,但笑起來很溫和。有這種人坐在你的副駕駛座上,多少可以令人安心。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收斂
影集Leverage S02E12(偷天任務/都市俠盜 第二季第十二集)衍生(2013/04)

開頭:
「你今晚到底是怎樣?我就不能交個朋友嗎?」Eliot邊走進Nate酒吧樓上的家,邊煩躁地扒梳著頭髮,在聽到Nate關上門的聲音後轉過身皺眉看他,不滿地唸著。

「交朋友可以去參加業餘棒球隊,不是向火辣的酒吧服務生調情。你得收斂點,Eliot, 性和暴力?這裡這是七零年代的倫敦嗎?」Nate邊說邊走向廚房,越過了對方的視線。

結尾:
「所以,你壞了我今晚的好事,又狂灌酒,是有什麼打算嗎?耍聰明的傢伙。」Eliot想,其他都是藉口,他只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如此對Nathan Ford言聽計從,或許有一天他會靠自己找出答案的,他又不是笨蛋,對吧?

「這個嘛,我買了新的洗髮精,萊姆味的,或許你會喜歡?」Nate邊說邊走上樓梯,他的寢室在上面,通常沒事是不會有人上去的。

「或許吧,我會試試看。」Eliot的嘴角扯出一抹招牌微笑,跟著踏上了階梯。

喜歡的部分:
Eliot稍微低下頭,輕輕嘆了口氣。「我能控制暴力,也能承受暴力帶來的後果,訴諸武力只是我在適當場合處理問題的手段。你要說的並不是這件事。」他撇過頭,遠離對方撫上臉頰的手心,然後轉過頭去向上看,Nate以若有所思的神情回望他,但他知道,其實只是這男人現在有點醉意了。

「只要一聽到有關Maggie的事你就無法保持冷靜,而就連瞎子都看得出來你跟Sophie情投意合,甚至可以說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聰明如你,卻只會……一直讓她離開。」Eliot繼續說,現在他已經憤怒不起來了,因為面前的這個男人現在換上一副麻木的神情,他說的這些事,誰不明白呢?感情嘛,所有人都無法為其他人說話,就像每次他們在一旁沉默地看著,儘管大家都是聰明人,這時候也只能笨得可以。


The Man》(二版)
電影Already Dead(跨越死亡線)衍生(2013/06)

開頭:
已經回不去以前的日子了。

曾經以為已經走過了夢魘傷痛,逃出了對暴力的恐懼,但或許自己早就明白,從失去Tom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再也回不去了。他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有人以極端暴力的方式帶領他跨越死亡線,而回來的,已不再是原來的那個男人。

他試圖抗拒,或許真的試過。每日他正常如昔,每夜,記憶中的鮮血重新滴落,一幕幕的回溯,一次次的被淹沒,時間像從來沒前進過。

淡忘的很慢,卻還是漸漸習慣,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性。

結尾:
「Valen,」他在逐漸加深的唇舌間輕呼。

「只要記得我的名字就好,」他捧著他的臉,側過一旁在他耳際低語。「每一種選擇都有其後果與代價的產生,但現在,你只要記得我的名字就好。」

這名讓仇恨帶來的男人,終究帶走了他的仇恨。

已經回不去以前的日子,但或許他終於睡得著。

喜歡的部分:
他為他完成了復仇,卻沒有如那夜般帶他逃離黑暗迷境。但這原本就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不是付出就有所得,不是安分守己的生活就不會有人來傷害你;他可以這樣對他說,世界就是照著此殘酷的方式在運行,即便追求正義都得付出代價。他曾深陷其中,如今也該結束了,必須看開,必須往前走,必須將他們拋之腦後。但Valen什麼都沒說。

這件事在他對綁在後車廂裡的人開了兩槍後就與他無關了。


some dull
電影White House Down(白宮末日)衍生(2013/10)

開頭:
「你們倆最近如何?」Emily突然問著。
「什麼?」John正準備喝下他的早餐牛奶,又先放下玻璃杯,看著Emily.「‘你倆’是指我跟誰?」
「當然是你跟James啊,不然還會有誰?」
「……你應該要稱呼為‘總統’吧?」

結尾:
‘妳老爸到底明不明白現在的情況?’- LS
‘我覺得照妳之前講的,他們一起去趟大衛營會比較實在。’- EC
‘那我知道了。’- LS
‘等妳消息。’- EC

Emily傳完訊息,終於將視線從小小的螢幕上移開,露出健康陽光的微笑說,「我們該出門了,John, 然後你就可以去執行世界上最有意義的工作,去保護美國總統吧!」

喜歡的部分:
「你們已經不是總統和特勤組員之間一般關係了吧,」Emily拿起白色餐盤內塗好櫻桃果醬的烤吐司,講完話的同時咬了一大口。
「這麼說的話,偶爾,在總統從繁忙的國務中稍作休息時會和我聊天,只是些小事,和工作無關的、輕鬆點的事,就像朋友那樣。」John盯著自己還埋在機器中的吐司片,原本只是在陳述某些事的面無表情,漸漸的嘴角出現了些微弧度。
「哇,聽起來James很喜歡你嘛,」Emily又誇張地叫了一聲,笑咪咪地咬下第二口吐司。
「是嗎,」John看見女兒的笑容也跟著露出微笑,「他人是還蠻不錯的,下次投票或許我會考慮投給他。」
「嗯哼,」女孩喝了口柳橙汁,解決掉剩下的早餐,開始滑起手機。「我想就算你不投給他也沒關係吧,反正James是‘真的’很喜歡你。」她頭也不抬的說。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和服
電影賽德克巴萊衍生短文(2012/01)

開頭:
莫那魯道瞪著眼前的山地警察,可惡的日本人。他們拿著一塊摺疊得整整齊齊,全黑而沒有花紋的布,稱那個東西叫『和服』。

結尾:
了解完日式服裝穿法的莫那告別了塔道與歐嬪,於光影乍斜之際踏上歸途。他在林道間慢慢走,踩跳溪中濕滑的岩過河,途中撇見清溪中頂著逆流穩停不動的鏟頷魚,腦中浮現了塔道諾干今日的神情與話語,那個真正的賽德克,睿智的獵人與驕傲的戰士,現任固塢頭目。親日者。
莫那魯道明白得很,無論去到哪裡,他們都不會忘記回家的路要怎麼走,就算當下看不清,也只要繼續走就好,因為好的獵人懂得安靜等待,總有一天,大家都可以帶著獵物回家。

喜歡的部分:
塔道抬起頭來看著年輕的馬赫坡頭目,眼神中有種壓抑過的沉穩,「每一頭雲豹身上的花紋都不同,但每一頭花豹都能完全隱匿在樹上,」他說著,「只要牠們夠安靜,終會等到咬下獵物頸項的時機。」


菲爾的奇幻旅程 (The Curious Case of Phil Coulson)
電影The Avengers(復仇者聯盟)衍生(2012/06)

開頭:
這種事通常只會發生在英雄身上的,普通人才不會這麼幸運,或其實該說,這麼

結尾:
棺木緩降至六呎之下,白色墓碑簡單刻著菲利普.傑米.考森的名樣,輕描淡寫地說明世界上的確有這麼一個美國公民,是英雄,長眠於阿靈頓國家公墓中。理應如此的,只除了這副標準尺寸的棺木內,其實空無一物。

棺蓋上的聖母百合讓尼克.福瑞想起黑寡婦質問的眼神,有些問題不該問,他這樣回答。不尋常的物體都該處理掉,不留一點痕跡,無論是生是死,無論有多累人多骯髒多痛苦,這些不堪啟口的工作就是神盾局存在的理由。

菲爾.考森的異常事件(The Curious Case of Phil Coulson)從頭到尾都是神盾局內部的事,而局內的事,就只能留在局內。那剩下為數不多的,知情或不知情的觀禮者,環繞著這場形式上的葬禮。

喜歡的部分:
他看著考森探員坐在對他而言有點過高的醫療室椅子上,身上穿的是有漫畫人物式美國隊長剪影的黑色休閒
恤──尺寸有點過大──左手捏著一張收集卡,回望著自己的眼神中有迷惘,不安,或許還有點害怕,他正在對抗自身的認知失調與記憶障礙,但還沒有情緒失控,儘管其實他不是真的患上了失智症,只是……當回了孩子。

不得不說,班納有點好奇那種感覺,並不是說他懷念父親曾經對自己做過的事,不。而是當一個人忘掉了自己經歷過一切而累積起來的經驗,人際關係的應對與邏輯的衝突,形成現實的殘酷與壓力,反璞歸真,有可能嗎?如果他們沒有辦法扭轉菲爾的逆生長現象,那在最後或許他能不感痛苦,不帶遺憾的離去,沒有人生的走馬燈在眼前轉,因為對一個嬰兒而言,一切都尚未開始。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電影Sniper衍生(2006/09)(未公開)

在猶如能將世界淹沒的傾盆大雨中,Thomas Beckett跪在泥濘中,雙臂大張被水平地綁在竹竿上,極度疼痛且疲憊不堪。斷指淌出鮮血混著雨水流去,卻但不走絲毫痛苦。El Cirujano留在他身上的毆打痕跡顯而易見,比起來這比較不成問題,基本上就與格鬥場上的隊友較勁差不多。

The Astray Man
印地安警探系列小說衍生(2011/08)

想到這裡,契從眼角餘光看到左邊角落有光影閃過,他猛地扭過頭。
槍聲響起的時候,吉米.契感到一片混亂。因為他還來不及開槍就看到從安德烈.亞吉太陽穴灑出的鮮紅,同時感受到一股力道擊上自己下腹部。契往後退,撞到車門內側,雙手差點拿不住槍。然後灼燒的疼痛自體內迅速擴散,他把槍放到駕駛座上,右手壓住左腹部的槍傷,慢慢地坐到地上。
吉米.契大口喘氣,看著攤平的安德烈.亞吉,它手上還握著制式M1911A1, 被這把槍擊中毫無防備的軀體還真是糟到不能再糟了,契心想。只是現在他更想的是離開這地方,離開這具死屍。他可以聞到乾燥的沙塵混著鐵腥味,冷汗冒個不停讓身體感覺濕黏,轉而看向下,溫熱的血液浸濕了整隻手掌,卡其色的制服褲子也染上一片暗紅。幸好不是穿牛仔褲。契痛苦地在心裡打趣道。接著他抬頭,瞇起了眼。現在是正午時分,太陽正熱,光線刺眼。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Being back
電影Behind Enemy Lines衍生(2008/08)

他看著金色的髮梢在眼前晃動,聽見粗緩的呼吸在耳邊響起,伴隨著這些不得體的節奏,兩件墨綠灰連身飛行裝的拉鍊都已經開到小腹之下,兩雙手也開始在彼此身上滑行。

病房外(outside of sickroom)
電影Pathology(恐怖解剖室)衍生(2013/12)

所以他猛地將他推掄在牆上,手肘撞擊著他的肩胛骨,瞪著那雙充滿挑釁的棕色眼球半秒後,用力往他的唇咬上,毫無憐惜地,他們追囓著彼此的舌尖,直到能在口腔中嚐到鐵銹味,無論那是誰的血液,然後隨著頸動脈留下一串鮮明齒痕,在不斷的推擠碰撞中,他們的下體迅速膨脹。

Jack滿臉的鬍渣很快地搔刮過他相對較光滑的肌膚,他們的外科手術袍和內褲早已隨著Jack蹲下的動作一併褪至腳踝,他向下瞪,Jack的臉靠得極近他的陰莖,他向上看,裂嘴露出那種獐狂的笑容,令他有些毛骨悚然,接著便眼睜睜看他吞含下自己沖血的海綿體。

他仰頭吐了一大口氣,盯著醫院天花板上慘白的燈管,忍住往Jack口腔內衝刺的動作,說不准他一個興起就會咬下他的性器,但這份無中生有荒謬的假設恐懼更激起了另一波快感。感覺到了對方更加硬挺,Jack張口放開,換輕咬下方的囊袋,溫熱濕軟的舌面包覆整個皮囊,令他不住呻吟出聲,Jack為此滿意地捏了捏他的臀部。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一切都是為了愛
電影Ocean's Thirteen(瞞天過海:十三王牌)衍生

現在,Terry非常嚴肅的看著那張捐款證明,它的作用是…可以退稅…,把長型紙條夾放到文件夾裡,閤上本子的啪搭聲代表這件鬧劇終於結束了。至少當下是如此。那隻黑狐狸還留在房裡,除了之前被壓在前腳下的紙片外他沒去動它。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那東西自動消失──但那表示還得有人在自己無法注意的時候進去把它拿走──此時Terry再度硬逼自己中斷這方面的思緒。那麼抽屜裡好幾個小陶藝品到底該怎麼處置?那些夠精緻也不至於擺不上桌面,但是他不想多看到它們。拿給飯店經理們?這…不是Terry Benedict擅長的舉動,拉斯維加斯是不過聖誕節的。為什麼不直接丟掉?因為……Terry砰的關上抽屜,回頭繼續專注在商業文件上。


有時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不知道那是怎麼發生的。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菸(Cigaret)
電影The Avengers(復仇者聯盟)衍生(2012/06)

「抽菸有害身體健康,」史帝芬說,再點起了一根菸。「他們是那麼說的。」

「他們是那麼說的,」克林特應道,白霧裊裊升起於眼前,「但害不了你。」

「沒錯。」超級士兵承認道。

「而且當你迷上了,就不介意了。」他轉過頭,看著始終直視前方的羅傑斯,看著不該出現在他身邊的白霧。「我想,他不會介意的。」

沒錯。史帝芬沒回應,不過他明白,不管是哪件事,他都不會介意的。

「他不介意,我就不會介意。」最後,克林特說。感覺到焦油終於在舌面泛起了苦味。

他拿起第二根,也是盒內的最後一根菸,點起,然後將捏爛的菸盒也放入菸灰缸裡。

菸絲上的紅點閃爍,其所能提供的慰藉與苦痛,始終只有煙癮者自己明白。

因而菸或死,菲爾.考森都不會介意的。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if......
格鬥電玩King of Fighters衍生

拉爾夫快如機槍的連續出拳,每一擊都帶著小型高爆彈般的威力,狠狠炸在對手上半身的每一處,直到打在下顎上的最後一拳造成對方暈眩而暫時無法動作時,便抓住他的肩膀猛地向上提起,給體力即將透支的對手最後一招。

"阿根廷背摔"

「唔!」椎拳崇從半空被重重的砸回地面,背著地的發出‵磅′的悶響。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辦公室
影集CSI: NY衍生

Flack採取傳統舉動,上半身越過桌面,右手托著Mac下頷來個法式深吻。唇舌熟練的交纏幾分鐘,結束後Mac皺起眉頭,「會嚇到其他人的。」

*族繁不及備載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根本沒有進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