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Feel it (translation)

連結: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comingclean/2479569.html
標題:Feel it
作者:Mellow
等級:G
配對:Tre/Mike
聲明:永遠不會是我的,然而女孩可以夢想,對吧?
筆記:First post in this community. Comments are much appreciated. By the way, if I have any grammar errors, feel free to let me know. I need to touch up on my grammar skills.



我長嘆一口氣,再次啜飲咖啡。看吧,Green Day解散了。Al去上大學。如此毫無預警的不說一聲再見就離開。沒跟我們當面說明。好一個混蛋。然後,在他離開了兩個星期之後,他寄給我們一封信確定他上了一所大學。他道歉和諸如此類的屁話。

所以現在我們沒了鼓手,而Green Day就……呃……不再繼續了。不再有演出和狂飆的腎上腺素。此刻我完全就是個失敗者,青少年配上個爛工作,誰有辦法去彈他的什麼鬼貝斯。當然了,Billie和我依然以樂團名義到處演出,但不一樣的是,沒有鼓手。不玩樂團的感覺非常不一樣……像是我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在樂團之中,在人群之前全力演出讓我們感到滿足。這就是我們,我們完全活在演奏之中。即使在台前的是同樣一群人。

是的,我們還不夠有名,但我知道我們會成功的。直到我們找到一個新鼓手之前,這一切,我稱之為白日夢。在樂團裡讓我們感覺像我們在此真的有決心和諸如此類的。即使我們只有兩個歌迷,那也就夠了。Billie和我,我們為自己寫歌。告訴世界自己的想法與看法,見鬼的我們究竟想要什麼。

是啊……我想念那一切。然而Billie處理得比我還差。不久前他從高中輟學,所以他大多得靠自己。他在找一個可以彈吉他的工作,但還沒走運。以往,他走在自信堅定的雲端上,但現在……現在他是個洩氣的輪胎,沮喪且死氣沉沉。我很擔心我最好的朋友。至於自己,我計畫至少要完成高中學業,然後或許我會去上大學,如果我們沒找到新鼓手的話。

我仍掉空杯子然後走出咖啡店。這是個熱死人的一天,所以穿著我的工作短褲和我的’Operation Ivy’襯衫是個好主意(這個嘛……事實上這是Billie的襯衫。我很驚訝會這麼合身)。我開始朝半擁擠的海灘走去。一到達目的地就發現一片很不錯的陰影可以遮掉這熱死人的艷陽,陰影內靠著樹的長椅也沒人坐。我伸展四肢,舒服地坐在長椅上。接著閉上眼享受這走運的一天。

「嗯,感謝老天有片陰影。溫暖好天氣,帶著微微涼風……正是我想要的,」我大聲地讚嘆著。

「沒錯,我跟你想的一樣,」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我驚訝地馬上睜開眼。

我看向兩側,最後在旁邊看到這傢伙。一個戴著黑色帽子遮去一頭棕色亂髮的青少年。他海藍色的雙眼直視著我冰藍色的眼睛。他的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讓我可以稍微容忍他的無禮行為。

「嗨唷!Frank在此,但就叫我Tre吧。Tre Cool,」他邊說邊抓著我的手活潑地搖晃著。

「嗯,嗨。我是……Mike...就Mike,」我嚥了一下,無法確定是不是因為他的眼睛;他那雙燦爛的藍眼。

「那麼,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幹麼?」Tre問著,依然沒放開我的手;不是說我很在意或什麼的啦。只是……這讓我有點緊張。

「呃……我不知道……我只是-呃,只是想要來這裡。還有……陰影,」我結結巴巴地回話。我是怎麼了?我很少會結巴的。或腦筋一片空白。這傢伙有什麼特別的?除了他的眼睛和他的頭髮和可愛的外表和-和身體的肌肉曲線。好了,好吧。這傢伙是有點特別的,他的視線。我無法不被他吸引。但不只這樣,他的雙眼……如此友好且信任……

「噢對,很好,在一個像今天這般美好的大熱天裡絕讚的陰影,」他說著蠢話,「哈哈,亂七八糟……這有押韻耶!」

我輕輕地發笑,但注意力依然集中在他的手上……依然握著我的手。我嚥了一下。我的雙手開始出汗。我的心跳動得越來越快,而且我無法不看著他的眼睛。我是怎麼了?是出了什麼毛病?我只是遇到了一個小伙子然後就迷戀上了他。我知道單從外表就愛上一個人挺糟的,但就是有某些事在他身上……他往下看到我們的雙手,然後臉紅了。

「喔噢,我很抱歉!」他馬上道歉並收回自己的手。等一下,我剛才看到他臉紅了?這可能是暗示也許他同樣對我有好感嗎?但是,再等等,這表示我想要他?我沒辦法不去想他……或許就是了。我對其他人從來沒真的有過這樣的感覺,更確定不是對另一個男性。他眨眨眼,看了下地面。

「所以……嗯,你喜歡音樂嗎?」我開口問,希望再次開始交談。我不想把他嚇跑。他一聽到音樂這個字眼就馬上抬起頭,整張臉都亮了起來。

「我不喜歡音樂,我愛音樂……我活在音樂裡,」他大聲地說。那種大大的,愚蠢的燦笑在他臉上展開,我無法不跟著他一起露出笑容。

「我也是!我的生命也不能沒有音樂。」我說,他點點頭。

「Punk rock?」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回問。

我點頭並說明,「貝斯。」「我是個鼓手,」他微笑著。

「等一下,鼓?」

「完全正確!」他高呼,再次活潑地點頭。

「你有組團嗎?」我又問,暗地裡希望他沒有。這就是了!他可以成為我們的新鼓手。然後或許……或許他可以是我的。

「有。然而我考慮著要退團……」他咕噥著說。

「噢真的?這個嘛,我們之前的鼓手離團了因為他想去讀大學。所以……我在想你是否有意願成為我們的鼓手。這個嘛,得先試試看。Billie吹毛求疵的。」我繼續說著,希望他答應。對我們來講這可能會是個重要的轉機。或許我能美夢成真。

「真的嗎?認真的?我很樂意!我最愛用我的鼓打碎那些狗屁不通的東西。」他叫囂著,於某種激情狀態下在空中揮動雙手。我發現那樣很可愛,真的。我已經可以說他是個精力過剩的怪人,正是我們需要的鼓手。不同於John, 那人是……要說的話,太嚴肅認真……或許我該加上’太自負’這條。

「太棒了,我等不及要將你介紹給Billie, 我們團裡的吉他手,」我帶著微笑說。

在我說出其他話之前,Tre突然整個人抓住我倒在地上並開始像瘋子似的緊抱著我。同時,他的臉和我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吹拂著我的唇。我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又嚥了一下。老天,這傢伙讓我緊張……下個決心,我該親他嗎?或者會太難堪?當他注意到我注視著他時,他開始尷尬地臉紅。開始拉開距離,但我將他越拉越近直到他的嘴唇接觸到我。我抓住讓自己驚奇的每一刻與每一天。這一刻我真為自己感到無比驕傲;我開始擁有Billie慣有的自信感了。

四唇相貼的時候我聽到他倒抽了一口氣,但是他沒有推開或做任何事,這樣算好的吧?他的嘴唇感覺起來非常柔軟且美好,依然青澀。我實在不想停止親吻他。一會兒後他推開了。

「呃,我從來不拿手這樣問。但是,呃,你有……時間去看場電影嗎?」Tre問著,他的眼中帶了點懇求。

我微笑表示,「我很樂意。噢,還有,嗯,並不是說我不在意或怎樣的,但現在你可以從我身上起來了。大家開始盯著看了。」他的臉頰轉紅,然後我們坐回長椅上。

「不好意思,我有點太激動了……」他搔著後腦勺咕噥地說。

「那很酷,抱歉,如果我進展太快了,」我道歉著說。「你認為一開始我為什麼會接近你?我甚至完全不敢開口約你,雖然我沒什麼好損失的,」他帶著一個害羞的微笑低聲說著。

我已經可以說我會愛上這個男人;我可以感覺到。


---------------

Hope you enjoyed...the fluffy-ness, haha. I have more stories saved up, but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think of this one before posting it up.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