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Fic: frozen (original)


讀者服務時間。
(說這種話我會被兒福關注啊……)

標題:frozen
作者:Shingo
等級:Gen.
配對:Nil.
字數:1,769
放棄:文字和想像之外不擁有任何東西。

前言:這就是那個一開始就嚷著要寫,從一本溫馨可愛圖文書中得到靈感的文(爆)。不僅整個跟原本想寫的東西徹底不相干(其他版本都丟垃圾桶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是誰寫的那個鬼結尾啊!(跑走)

密碼:G/D/F


Dry Ice




Frank有個鮮為人知的小問題:他總是覺得冷。

這真的不是什麼問題,覺得冷,加件外套便是了。身為在灣區長大的孩子,隨時備件連帽薄外套是常識,也有習慣到穿著短襯衫短褲就出門亂跑的當地人。當身邊有人顯露出一副燥熱狀態時,他還是默默想套上更厚實一點的外套,或乾脆去找條棉被裹住自己算了。但他通常什麼都不做,只是跟著說:對啊,很熱。

這不是什麼問題,只是他從來沒有講,也沒明顯表現出來而已。甚至,就算已經感覺到雞皮疙瘩冒出來了,他還是會跟著朋友一起脫到剩四角褲,幼稚的在水龍頭旁甩著水管打水仗。他覺得好冷,可是他不想就因為這種小事被當成怪胎,哪個男孩子會在加州太陽底下成天喊冷呢?小孩子都是會為了搞不懂的事做出殘酷結論的。

那是在他12歲以前的事了。本來以為這種感覺只要習慣就好,直到那年,當Larry在街上問他想不想學鼓,很快的,他就發現這是一個能不再感到寒冷的好方法,只要坐在鼓組後面,全力敲打著自己的節奏就行了。越瘋狂就越快樂!不久後,大家便開始叫他Tré Cool(這綽號不僅夠酷,更是秘密的巧合!)。

只要他將越來越多的時間花在練習與演出中,就能暫時忘記那種鬼打牆的感覺。就算到了夜深人靜不能練鼓擾人清夢也沒有徹夜演出之時,身為一個健康的青少年,右/左手會是在交上個女朋友前最親密的好朋友,能提供一定程度上的"熱血"。只是,知道怎樣"防寒",不代表那股莫名其妙的"冷感"會就此消失。

1987年某夜,在924 Gilman有多個樂團演出,The Lookouts自然是不容缺席,演出結束後Tré一邊用毛巾擦汗,一手拿著自己皺巴巴的襯衫準備穿上,音箱響起下個演出樂團的吉他前奏,接著吉他手兼主唱唱出’I lock myself inside my room, I WANNA BE ALONE’, 貝斯手合音,crash開鈸起節奏,他停下手邊動作,看著這個陌生樂團,旁邊有人說他們叫什麼來著,Sweet Children? 好吧,看來大家取團名的點子都不怎麼樣。

他就那樣站在後方,看著Sweet Children演出,他們唱了整整五首。直到’to this day I'm asking why, I still think about you ’這句歌詞結束後的音符伴隨著他們飄離演出台,他才會意過來歌曲已經結束。而Larry正從最前排的位置走回後方,看到了他,但露出一些不解的表情,後者也對朋友回以疑惑地眼神,Larry隨即拉了拉自己的領口,Tré Cool馬上就明白了,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沒穿上襯衫。

不久後,在Larry的介紹下,Tré Cool與Sweet Children的人進一步認識並成了朋友。接下來的事就比較為人所知,畢竟加州地下樂團圈也不算太大。AI考上了外地的大學,常常沒辦法參與演出,Billie Joe每次對Larry提到這件事都一副快氣炸了的模樣。附帶一提,現在他們叫Green Day, 是臨時改名的。而且,是的,他們偶爾都會來上幾管,但當成樂團名……這些人果然很有趣!

現在他們在Armstrong家的練團室中,Mike在為自己的貝斯換弦,Billie去拿些吃的喝的,Tré Cool隨手打起’Dry Ice’的節奏,今晚他依然要替代大學生John上場,做一個他團的巡演鼓手。忽然,他想起自己怕冷的這回事,離上次體冷到心情鬱悶已經過了多久?這裡幾度?想到這裡,Tré怔怔地停下鼓棒,Mike查覺到了,也抬頭看向鼓手的方向,這時Billie拿著幾包洋芋片走進房間。

「喝水吧各位,冷飲沒了。」Billie將餅乾丟在一張椅子上,走到牆邊從吉他架上拿起他的Blue.

「你們現在……會熱嗎?」Tré Cool躊躇著問向房內另外兩個人,這是他第一次問別人關於溫度感受的問題,聽上去夠蠢的。

「夥計,現在是8月中,熱得我都快流鼻血了!Billie又沒拿飲料上來。」Mike發著牢騷回話,皺著眉看向一旁的吉他手。

「昨天喝完最後一瓶可樂的人是你,你才應該要去買。」Billie不客氣的瞪回去,接著轉頭面對鼓手,「你不覺得熱嗎,Tré?」

Tré還在為剛剛哪一幕微笑著,他知道他們兩個認識很久了,自然感情好到沒話說,現在Mike又住在Armstrong家中,雖然說是用租的,但Tré不認為Ollie會真的跟Mike收多少錢。他更像是成為了Armstrong家的一份子,一個與Billie Joe同齡的新兄弟。

「當然,現在是8月中,當然會熱,晚上才會涼一點。但在演出時根本沒差啦,我們總是讓整個場子沸騰到極點啊!」

聽到Tré Cool這番話,Billie和Mike很有默契的同時互看一眼,後者微微地點了點頭後,前者煞有其事地清了下喉嚨。

「Frank Edwin Wright III, 你願意當Green Day的正式鼓手嗎?」

「我願意。」

這個簡短的肯定句在問句的尾音都還沒完全落地就已經迴盪在空氣中。

真是沒什麼好驚奇的答覆,這只是表示Billie和Mike終於決定不再繼續等著態度傲慢的John Kiffmeyer回來。對年輕的鼓手來講,也只是在等著這個問句而已。他像似個剛被心愛之人求婚的小姑娘,以加州八月豔陽天的程度露出了燦爛到刺眼的笑容。不過這無關性別,一個人在高度符合個人意願當下所作的承諾都是快樂的。他幾乎要衝上前去擁抱這兩個傢伙。

現在,他真的覺得熱爆了。熱到讓他知道,那股一直在皮膚底下籠罩著他的虛寒已經煙消雲散,感覺很玄,也很滑稽,幾乎是個笑話。但他不介意,這只不過是個小問題。

Now, he is Tré Cool of Green Day, that's really Very Cool!


fin.








背景筆記:其實這篇幾乎像是整個把他們的歷史資料抄一遍啊-__-
*John Kiffmeyer (aka Al Sobrante), Sweet Children的正式鼓手,也是Green Day的首任鼓手。
*’green’在英文俚語有"大麻"之意,’green day’代表他們在抽大麻,也就是團名的由來。
*Ollie是Billie的母親。
*Milk在1990年搬到Armstrong家的房子租了一個房間。
*1984年Larry詢問誘拐他的正太鄰居Frank三世要不要學鼓並加入他們的龐克搖滾樂團,那個傻呼呼地孩子馬上就興沖沖地答應,成為了後來我們所熟知的瘋子鼓手Tré Cool.
*'tré'是個被他們自己修改過的法文單字,其意就是英文中的'very'.
*在1997年的一場巡演中,Mike的確熱到流鼻血了,畫面還蠻……Wow.

文中出現前兩首歌的歌名:
’I lock myself inside my room, I WANNA BE ALONE’ (I Want To Be Alone )
’to this day I'm asking why, I still think about you’ (Paper Lanterns )

2 則留言:

少言 提到...

這篇好可愛!!!*心*
清水文總是特別清新可口~喜歡看樂團青春的過去故事阿哈哈哈哈!

>>他像個剛被心愛之人求婚的小姑娘似的,以加州八月豔陽天的程度露出了燦爛到刺眼的笑容。不過這無關性別,一個人在高度符合個人意願當下所作的承諾都是快樂的。他幾乎要衝上前擁抱這兩個傢伙。
這段可愛斃了~*倒*

Shingo 提到...

看過去是因為不想看現在的他們(毆)以前比較可愛XD
汝也超可愛的啊!!!(留言大感動!!!)

本來是想寫色情文耶(閉嘴!)有可愛的點真是太好了,前幾版都更囉嗦
且不知所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文變成這種樣子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