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NW: Van Tango (translation)

譯者大量碎碎念在先:
關於Van Gough的形相,可以進去後到最下面看一下圖片再開始看文。另外這作者選用的字詞非常特別(正因為如此,NC的部分看上去特別火熱,明明實際上也沒什麼事可是……Wow),說是富有詩意又怪怪的(XD),翻到最後得假裝這不是英文,盡量以中文的語意去思考才翻得完(其實就是未夠班啊!),但感覺很有趣。強烈推薦各位去觀賞原文!Gosh, Mike被(不道德消音)的描述總是很精彩啊!(←你自重)
I LOVE THIS FAN FICTION!!!


連結:http://canis-takahari.livejournal.com/148586.html
作者:canis_takahari
標題:Van Tango
衍生:Green Day RPS ft. The Network(GD和NW的真人同人)
配對:Van Gough/Mike
等級:NC-17
字數:1, 496(原文)
放棄:沒有。該死的。屬於我。還有,我從馬太福音上改了幾條句子拿來用。嘟啦。標題是從Franz Ferdinand中取來的。哈哈哈哈我太聰明啦

筆記:對我親愛的edgiko來說是一份非常非常遲來的生日禮物。嗯哼,我會因此踹我自己的,我很抱歉。而且這也跟我先前想的完全是兩碼子事。警告,有愚蠢的個性,甜蜜情節,無理頭,而且性愛場景根本就不夠。


***


Mike昏昏沉沉的。他的眼皮下不斷冒出紅黃相間的彩光,像有道閃電打中他的背脊似的。睜開雙眼時激起了一陣偏頭痛讓他悶哼了一下。

他感覺到雙臂已經麻木,意識到整條手臂都使不上力時更加深著他的不安。如果他繼續保持種姿態,那很可能全身的氣力都會流失掉。他的手腕突然閃過一道劃傷時的疼痛,Mike倒抽了一口氣並猛地收回雙手,在黑暗中眨眨眼。

手銬。他被戴上了手銬,銬在……一張床上?

噢。

「噢,」Mike發出沒什麼必要的單音。他輕微的移動,看能不能自在些,事實上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他只要一動就會引起手腳劇烈的發麻。

「哈囉?」Mike發出的聲音尖細得令人尷尬,他咳了咳,清一下喉嚨,再試一次。「哈囉?有任何人嗎?…Billie? Tre?」

什麼都沒有。Mike感到不安。他開始緊張了。是誰把他弄昏然後銬在床上的?不管怎樣,那人又他媽的在那裡?

「哈囉?該死的-哈囉?!他媽的有任何人嗎?」

房門開啟發出咯吱聲,有人走了進來,Mike僵住了,來者的外表因背光而根本看不清楚。Mike瞇起眼,瞳孔因強光而擴大,

「誰……是誰?誰在那裡?」

直到這一刻,Mike依然(比喻性的)交握著他的手指,這完全只是場由Billie以及/或者是Tre(大概兩者皆有份)精心策畫的的大玩笑,但現在看著門邊的人影,那些想法消失了。無論那是誰,他都比他的團員更高大一些。Mike開始輕顫,一陣惡寒滑過他的背脊。

「哈囉,Mike.」

Mike皺起眉頭,他辨識不出這親暱的語調。「哈……囉?呃,你他媽的是誰啊,混帳,而他媽的為什麼我被銬在這張該死的床上?」他極度憤怒的將手銬敲上鐵製的床頭板發出刺耳的聲響,帶著一點——非常輕微的——恐懼。

「別出聲,」那個人影突然說話,關上身後的門,讓兩人回歸於黑暗之中。

Mike立刻屏了呼吸,心臟像跳上了喉頭,天啊,簡直是他媽的要衝到鼻腔了,他努力聽著另一個男人的動靜,該死的他到底是誰。他無法聽見他媽的任何東西,所以他的感覺告訴他另一個男人沒辦法更加靠近,但突然地——該死的有夠突然——有人跨坐在他大腿上,Mike凍僵了——

他發出短促的尖聲。Mike發出短促的尖聲,因為他的膝蓋被整具身體壓著,有雙手在他臉上,然後吻上

當他感覺到繃帶紗布柔軟地拂過臉頰時,才終於放鬆了呼吸,驚訝地開口,「Van Gough?」

「要是他們投下了炸彈,那時你會愛我嗎?」

「啥—什麼?Van Gough? 他媽的搞什麼啊?!你可以就出個聲——」

「如果我錯了,」包著繃帶的神經病插話,「會沒問題嗎?」

「這什麼鬼謎語?我完全不知道你他媽的在說什麼。是Billie和Tre要你來的嗎?還是那個混帳Fink? 因為要是那個怪人……」

「我不為Fink做任何事,除非他極力請求。」

Mike極其困惑地瞇起眼。「至少你能……鬆開這個手銬?或者只要,該怎麼說,拿掉它?」

「不,在這裡你是我的。至少,直到你回答了我的問題。你會怎麼做。」

「你的意思是你的謎語。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那什麼意思。」

Van Gough抬起頭,在無法看透的鏡片後凝視著Mike. 「我開始對我的Network存有疑心。那有著我無法說明的事情。你,不管怎樣,我所給的仁慈已成過去式。或許愛意也一樣。那就是為什麼我問你這些……謎語。如果我找到了賠罪的方式,你會說已然太遲了嗎?」

「為了什麼賠罪?」Mike無力的低吟。「我不懂。這與Network有關?如果是的話,不管你做了什麼,他們都是你的家人,對吧?就像Billie和Tre是我的家人?」

Van Gough短暫地沉默。「我開始懷疑他們甚至還會原諒我。他們似乎不會。我依然不確定是否我難辭其咎。不過現在問題不是他們,是你。我是在向你提問。如果他們責難於我,那時你會愛我嗎?」

Mike嘆氣,這時Van Gough拱起身子靠著Mike的臀部,這個困惑的男人溢出了一道細微的呻吟聲。「V-Van Gough. 我還是不——」

但裹著繃帶的人將拇指放上他的雙唇,讓他安靜下來。「我感覺到變化。那不是大問題。」他的雙唇再次壓上Mike的嘴,他加深這個吻,如亡命之徒般具有野性但柔情地以舌完全舔拭Mike嘴內。Mike在Van Gough的口內喘息,情慾被強烈的喚起,迷失自我地闔上了雙眼。

Van Gough以這種方式讓Mike無法思考,忘了身形與理智,而Mike馬上就驚懼起了這種感覺。

「他們或許會告訴你一些事。我曾做過的事。如果你想要,你可以相信他們,但我寧願你想到的是你所知道的我。我要思考如何向他們賠罪,我只想知道你會怎樣看我。」

「我了解的是你,不是他們,」Mike含糊地說著,只有半副心神能放在Van Gough身上,因為這個蒙面男人纏著繃帶的手在Mike的褲子中蠕動,在下體發熱的肌膚上輕柔隨意地磨擦著,星火燎原般地瓦解Mike的意志。

「只要記住,他們要我付多少代價,我都接受。」

「Uhhhn,」Van Gough緊實地握住他的下體,帶有節奏地上下抽動著,Mike呻吟著,言語能力淹沒在感官衝擊中。「當—當然。你會告—告訴我你做了什麼嗎?」

「不重要。」

Mike只能以哼聲回答,因為這是他接受過最棒的手淫之一(Billie Joe那次確實是最棒的,那時他們都嗑多了,而且還是精蟲沖腦的十七歲)。「Van –」

他陷入一陣閃光之中,理智也斷了線,當他再次恢復神智,他就待在自己的床上,沒有手銬,而且,很好,Van Gough也不在了。一陣精疲力竭的感覺襲上,他翻個身就墜入了黑色的雲夢中。

他再次醒來, 是被一隻抓著他肩膀的手粗暴地搖醒的。

「……到底是?」Mike混亂的開口,猛地直起身子。「Coffee?」

「不,是Fink.」

Mike迫使自己完全清醒,驚愕地看著在他床邊踱步的鮮紅色人影。「Fink? 他媽的要幹麼?」

「Van Gough在哪?找不到他。」

Mike皺眉。「就算我知道,你也不可能從我這裡得到任何消息。」

Fink明亮的綠色雙眼盯著他,瞇起上了黑色眼影的眼瞼。「他已經消失了一整天。從我認識他以來就知道,沒鼻子的痛苦讓他無法離開倉庫超過幾小時。他偶爾會來找你,天知道為什麼這麼的頻繁。你大概跟他做了。這意味著他或許告訴了你什麼事。比如說他是個懦弱的蕩婦,因為他可能罵了醫生是"獨裁者"就逃到永遠。」

Mike的臉上一片茫然。「就這樣?這就是他做的?」

Fink翻了翻眼,用黑色的指甲扯去面具上的一根線頭。「不管怎樣。重點是,我找不到 Van Gough. 你知不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

Fink重複剛剛從Mike嘴裡說出的字眼,尾巴在他光亮的塑膠屁股後甩動。「如果你看到他,告訴他,他還欠我五美元的pizza晚餐錢。要那個憤世妒俗的雜種還我錢真的有夠難。」

然後他從窗戶爬出去,不告而別的離開,讓Mike再次感到惡寒與困惑。

「是不會走門嗎,」Mike無聲地咕噥著。

「Fink離開了嗎?」

Mike猛地轉過身面對大門,在他能確認什麼之前就看到了Van Gough站在哪裡。

告訴我你從倉庫逃走是因為你欠了Fink五美元,」Mike哼出聲。

從第一次見到他以來,Mike看到了Van Gough的微笑,一抹輕微帶有挑逗性的弧度出現在唇邊。「好,我不會。」

幾分鐘後他吻著Mike, 他們在Mike的床上彼此糾纏,一些微風從Fink戲劇化離場的地方吹入*,Van Gough耳語著說,「任何能來拜訪你的理由都好。」

Mike大笑著,直到他的肋骨都發疼,然後他讓Van Gough在床上上他,他修長的身體緊貼著Mike的背脊。

Fin.










*原文 a breeze blowing 也可以翻成:一些騷動聲響起。(太可怕了難道Fink還在外面啊!XD)




The Network團員合照:白色戴墨鏡的是Van Gough, 紅色皮衣皮褲的是Fink.

我跟你保證Mike跟Van Gough絕對是在一起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