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 The Early Days (translation)

連結:http://celeb.adultfanfiction.net/story.php?no=544206068
標題:The Early Days(早期的日子)
作者:St. Jimmy
放棄:我不擁有Green Day以及他們的任何歌曲。這只不過是小說,完全沒有利益。謝謝。

A/N: It’s back in the days when Al Sobrante (John Kriftmeyer) was still in the band/had just left the band, ok?


-----------------------------------------------------------------------------------

「他該死的在什麼地方?!」Billie咆嘯著一拳打在牆上。Mike搖搖頭。

「他還沒來,Billie. 面對現實吧。你不會自己再練習一次嗎?」他嘆著氣說。

「這太他媽的荒謬了!他不能這樣子對我們!我們今晚也有演出的。噢,Mike, 我們要怎麼辦?」Billie坐到床上,Mike在一旁,彈簧發出悲慘的咯吱聲。

「他離開了。我還蠻喜歡AI的,但他已經離開了。Bill. 他對這個樂隊沒什麼義務。」

「我知道。有夠糟糕。」Billie和Mike獨自待在Billie Joe房間內等著他們的鼓手,Al Sobrante, 來跟他們一起練團。他悶悶不樂地撥弄著第六弦。

「我們得去找個新鼓手。」Mike建議道,Billie的頭靠著他的肩膀。

「是啊。你有想到誰嗎?」

「那個老爸曾打過越戰的孩子怎樣?Frank之類的?」

「Frank?! 過去式了,老兄。他現在叫Tré Cool.」

「什麼,他改名字了?」Mike愚蠢的問著。

「不,白癡,那只是他的綽號。他爸媽應該還是叫他Frank. 老兄,我希望我繼父也跟Tré他爸一樣酷。他為了些見鬼的理由開直升機!」一想到樓下那個苛薄的繼父,Billie不屑地哼著鼻子。

「嗨男孩們!我只是想知道你們要不要來點柳橙汁?」Billie的母親在門邊問著,Billie跳起身,很快的在他母親的臉頰上親一下。

「謝了媽!嘿,Mike, 你想來點餅乾嗎?」Billie邊說邊從他母親手上拿起托盤。Mike點頭。

「當然。在靠近冰箱的櫥櫃裡對吧?」Mike問著,其實早就知道了答案。他幾乎是住在了這裡,對Billie的家瞭若指掌。Billie點頭,把托盤端到桌上。Mike對Billie的母親微笑,接著咚咚地走下樓去拿餅乾。

「嘿,你今天怎麼沒有玩你們那些垃圾啊?」Billie的繼父輕蔑地說著。Mike也厭惡他,但他總是保持著對長輩的尊重。

「沒有鼓手不能演出,所以我們現在也沒在練習。」他機械式地回話,像個機器人。Mike看得出來Billie的繼父已經醉了。

「哦,那你幹嘛不回到樓上,去聽哪你們愚蠢該死的音樂?」他含糊著說著,在椅子上輕微晃動著。Mike下顎繃緊,不露感情地凝視著前方。他可以感覺到那個男人的視線在他的後頸上。他打開櫥櫃,開始尋找餅乾。

「所以你要去揍那個傢伙嗎?」他吐了口水。Mike咬緊牙關。

「我們會去找個取代的人。」

「誰會想跟那個同志待在一個樂團裡啊?」他叫著說。Mike為了他的朋友默不作聲地咬著自己臉頰內側,疼得難受。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Mike拚命找著餅乾。

「你聽到我說的。樓上那個同志。該死的同性戀。亂染頭髮,擦著漂亮的指甲油,而且我還看到了他的雜誌。他把它們藏在枕頭下假裝他沒在看。真是有病!」他在椅子上向前傾身大聲地說,充滿惡意地咯咯作笑。Mike感覺牙齒快咬斷了。他找不到餅乾,所以決定馬上跑上去。

「你現在要去哪?去搞你的男朋友嗎?對,快去!別弄出太大聲音,該死的同性戀。」Mike全力跑上階梯,他在他的背後大喊著。

「噢親愛的,你找到餅乾了嗎?」Billie的媽媽問著Mike.

「沒有,我沒看到。沒關係,我沒有很餓。」Mike喘著氣回答。他往樓下撇了一眼,希望下面的那個人去死。Mike並不是自私的因為他真的很令他厭惡就想要他消失,是因為他對Billie的所作所為。Mike算不出多少次Billie不請自來就只為了遠離他。當然了,他隨時都歡迎。Mike的家或許是小了點,但溫暖且友善。Billie的家也一樣,但只有在’他’不在這裡的時候。

「嘿,Billie Joe, 不好意思,找不到餅乾,」他坐到他最好的朋友旁邊。Billie露齒而笑。

「我知道那裡已經沒有了,不好意思啊,我剛跟我媽講話。」他笑著把Mike的柳橙汁遞給他。

「Billie! 我得談談你爸—」

「繼父。」Billie皺起眉頭糾正他。Mike咬了咬嘴唇。Billie討厭別人把那個男人當作他真正的父親在叫。

「抱歉,我得談談’他’。他才剛一如往常的在抨擊我們,和我們的樂隊。」

「我討厭他,Mike! 我恨死他了!」Billie緊握著拳頭,「他是個該死的白癡。我只希望他—」

「去死,對。我也有一樣的看法,」Mike啜飲著柳橙汁。那嘗起來真的很新鮮,但接著味道開始糟透了!Mike馬上吞了下去,想著,要是他說他的柳橙汁已經壞了,Billie可能會有點不爽。Billie就是那樣,就像個不定時炸彈,但Mike知道怎樣與他相處。而且他發現到了Billie的表情,他正笑得像個精神病!

「Billie, 你對這杯柳橙汁做了什麼!!」Mike吐了出來,知道Billie一定做了什麼。

「哈哈哈!我才沒有真的在跟我媽講話!我在你的柳橙汁裡放鹽!」

---

Mike和Billie到樂器行買東西,找些便宜的設備。

「嘿Gary. 有什麼’便宜’的新鮮貨嗎?」Billie對著櫃檯後的男人挑眉示意。Gary微笑。他跟Billie有’特殊協定’;每當Gary的朋友’發現’什麼設備放在什麼地方,他會以非常優惠的價格賣給Billie和Mike.

「我有個小東西,你要這個20瓦的電吉他嗎?」

「不必,謝了。我已經有把更好的。還是謝啦。」Billie繞過在彈’Paper Lanterns’低音部分的Mike.

「嘿,Billie, 這個Fender真棒!看看這指板!」Mike把擁有彩繪指板的吉他拿給Billie看。

「漂亮。」

「嘿,大夥們!」後方出現一道招呼聲。Billie和Mike轉頭看那是誰。

「嗨,Tré! 最近怎樣?」Billie站起身,隨意的擁抱了下他的朋友。

「只是來試一下放在那邊的新鼓。嘿,好棒的貝斯!是你的嗎?」Tré在Mike的前面坐下,看著他演奏。

「不是,但我不介意擁有一把。看看這個指板!」Mike興奮地說。

「老兄,你真的很會玩貝斯。」

「嘿,Tré, 你現在有在樂團裡嗎?」Billie突然開問並在他身邊坐下,Tré搖頭。Billie對著Mike露出笑容,後者表示贊同地點點頭。「是這樣的,Al剛離開了這個樂團。你,嗯,你想加入嗎?」

「真的?!噢,老兄,那太酷了!我們就像個剛組成的樂團!」Tré興奮地抱住Billie. Billie大笑著揉亂他朋友的頭髮。Tré覺得心裡像有台攪拌器似的;他很興奮。他暗地裡一直很想加入他們的樂團,所以當他們去問John Kriftmeyer的時候深深地感到了失望。

「太棒了,那現在去練習看看如何?」Mike問著他們。

「當然好!我們會給你幾頁我們的樂譜,你可以熟悉一下然後開始打鼓。這就太棒了!」Billie站起身並拉了Tré一把。Tré將手肘搭在Billie肩上,他們看著Mike小心翼翼的把貝斯放回架上。

「回頭見,Gary!」Mike向櫃檯後的男人揮手,對方也揮揮手,正幫他們釘上Green Day的海報。

---

「嗨,媽!這是Tré, 你之前有見過他。」

「嗨,Armstrong太太,」Tré露出笑容。Billie的母親也微笑以對,然後對他們說,「我要去商場買點東西,那邊有一包Oreos, 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吃完。」

「謝啦,媽!」Billie往樓上跑,打手勢叫其他人跟上。

「男孩們,你們要演奏嗎?」她在他們背後喊著,Billie向下大聲回話,「對!Tré取代了Al!」

「太好了!我得拿起我的耳塞了!」她開玩笑著說。

「噢,兄弟,我們有那麼糟糕嗎?」Mike大笑,Billie關上門。

「好了!讓我們來彈一次!這樣如何,Tré?」他指著放在房間一角的套鼓,交出他的鼓棒。

「好,很不錯。」他坐在套鼓後方看著Billie和Mike.

「Ok, 我們沒有鼓聲的演奏一次,你就看著樂譜,然後練習,接著我們就可以演奏出完整的歌曲,」Billie將’Disappearing Boy’的樂譜遞過去。Tré熱切地點點頭,看著那份樂譜。

「準備開始了嗎,Mike?」他打開音箱,開始彈奏曲子的第一節,接著Mike 加入貝斯。

「Now you see me, now you don’t, don’t ask me where I’m at, ’cause I’m a million miles away...」Billie對著麥克風唱著,Mike輕輕地合聲。Tré點點頭,擴大了笑容。實際上他不需要練習;他早就將這首歌熟記下來了!他練習過了許多次,閉著眼睛都能演奏出來。『就算如此,也不必太過自信。』他輕踩著節拍,假裝在讀樂譜。

『這些傢伙像炸彈一樣!真不敢相信我真的在Green Day裡了!』Tré對自己露出笑容。

「I am the disappearing boy...」Billie以歌聲結尾,然後看著Tré. Tré給他個大拇指,「沒問題,我準備好演奏了。」Billie看上去很驚訝,「你不用先練習一下或幹什麼的嗎?」Tré搖搖頭,拿起鼓棒。Mike衝著Billie笑,然後對Tré說,「很高興看到你充滿熱誠!」Tré露齒而笑。Billie開始彈奏,接著Tré加入,與Mike同步進行,完美的節奏。當演奏結束,Billie將他的拳頭舉向空中。

「沒錯!我們找到我們的新鼓手了!」

---

「嗯,好吧,我是Billie Joe, 然後,嗯,嗨各位,」Billie在麥克風上咕噥著,前頭有百來個聽眾。他並不是緊張,只是在台上一開始時都感覺很有趣,令人興奮。

「那麼,我們是Green Day, 而且我們有些事情要宣布。大概一個月前,前鼓手, Al Sobrante, 或者你也知道他是John Kriftmeyer, 離開了這個樂團,真令人傷心。」人群發出了噓聲。「但是,我們找到了一位超棒的新團員。女士與先生們,請舉起你的雙手,Tré Coo先生!!」他宣布,人群鼓掌。Tré站起身揮揮手,對著Billie微笑。他染著黃綠兩色的頭髮塗了髮膠,身穿輕便的白襯衫、海軍樣式短褲和粉紅色的converse. Billie Joe穿著黑藍相間的條紋衫、黑色的緊身褲,搭著一雙黑色的chucks. Mike穿著無袖的黑色襯衫搭雙有許多紅色星形標誌的鞋子和黑色牛仔褲。

Billie跳著舞走向Tré, 將手搭在他的肩上同時對著麥克風說,「準備好演出了嗎,兄弟?」Tré對著麥克風笑著回答,「沒錯!這是我跟你們的第一場演出,正是如此,我會讓這個地方的地板都搖滾起來!」人群發出笑聲。Billie微笑,他天生完美就能帶動氣氛。自大的混小子!「那好吧,Tré, 我賭你沒準備好接受這個!」他拿下麥克風,抓住Tré的後腦勺拉他靠近,然後直接親住他的嘴唇。Tré非常的震驚,只能僵在那裡讓Billie探索他的嘴,幾秒後才還回自由並對他眨眨眼,接著跳回舞台前端面對瘋狂喊叫的群眾。

「Here we go!」他大吼,開始彈奏’Welcome to Paradise’. Tré很快的回到位子上,準備加入隨後的幾聲鼓點。在整首歌期間Tré所能想到的都是Billie. 『他媽的把他趕出你的腦子!』一道聲音對著他說。『老兄,他穿著緊身褲看上去真火……』另一道聲音出現。Tré甩甩頭,繼續打鼓。Billie的吉他獨奏結束,Tré和Mike熟練的繼續演奏。Billie稱之為『用音樂與人群交談』。

「How you doin’ Oakland!」他對著人群大吼,他們也吼回來。「你夠火熱嗎!」人群再次大吼。「你夠性感嗎!」他吼叫著說。「你是他媽的神經病嗎!」他喊叫,而人群也狂吼著回應,「YES!」。「那你們就是他媽最棒的Green Day歌迷!」他嘶啞著嗓子大喊。

「太自大了!」Mike喊回去,Billie決定結束他優秀的幽默感,再次彈奏吉他並開始唱歌,「dead mother can you hear me laughing?...」在他背後,Tré差點因為盯著Billie的屁股太久而沒跟上節奏。




---

作者筆記:嘿,嘿,St. Jimmy回來啦!抱歉我離開了這麼久,真是有夠忙。我有些放棄了我的假日故事,而且開始閱讀其他更好更多的故事。但非常不錯。Drucilla Ryan, 我向你脫帽致敬,如果你有閱讀於此。我從未認真想過Mike和Billie的配對文章,但現在我已經看了很多故事。許多好故事。我覺得我應該做些回饋,所以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了。如果可以,請留下評論,還有,抱歉日期上有些混亂,我知道Tré出現的專輯是Kerplunk!, 而我知道有些事在這裡頭不盡正確。就這樣吧。






譯者碎嘴時間:Drucilla Ryan這位作者真的寫了很多文章,以Billie和Mike之間的感情為主,時而糾結扭曲時而瘋狂甜蜜。她的GD文章放在Sullen Riot這個Green Day Fan Fiction網站裡,目前已停止寫GD文。本文作者St. Jimmy寫的文章較少……好吧,實際上就五篇,以Billie和Tré為主,且文章基調較少女,也有些黑暗文。作者提到的Holiday故事是一篇名為’This Is Our Lives On Holiday’的長篇故事,年輕的Green Day三人去英國度假的故事,前面挺有趣的,越後面越天馬行空……共五章,未完結,作者棄坑了。

2 則留言:

少言 提到...

終於出現新文章了,最近沒常看到妳上推,感覺妳都不見了嗚嗚嗚嗚。
沒想到許久沒猜密碼還是讓我猜到,嘿嘿!XD
吼!!Billie簡直是個調戲良家婦男(ㄟ?)的惡少!XDDDDD
可憐的Tré就這樣被吃豆腐了~

shingo 提到...

just I am not in the mood...

但現在好了!少言寶貝啊!你們去看演唱會真好!!!(熊抱)

猜得到密碼是因為你了解我嘛~
Tré被吃了豆腐還傻傻的被吸引了!!!XDDDD